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 量子计算的下一个超级大挑战 返朴_科技频道_东方资

量子计算的下一个超级大挑战 返朴_科技频道_东方资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0-08-10 / 点击:

提升思维层次

导读

量子纠错的话题性同样远不如“量子霸权”,但对于实用化量子计算而言,量子纠错的重要性比之量子霸权确实如泰山之于土丘。

译者按

Science的这篇科普稿发表于一个月前,事实上国内媒体早已经将其翻译过来介绍给国内的同行和爱好者。我一时兴起决定再译一遍,一方面是希望加深一下自己的印象,另一方面也希望将某些略显晦涩的地方讲的更清晰一些。不过译完之后,我感觉大概我的第二个希望会落空。量子纠错基于量子纠缠,而纠缠的确是一个极难讲清的概念,稍有不慎往往让读者更为迷惑,抑或浮想翩翩,这都是量子方面的科普人所不愿见的。

我们的确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,前人穷尽思虑也想不到的事物,如今像泉涌般喷薄而出。量子计算显然是其中之一。Peter Shor设计他的量子算法时,恐怕只是作为一个数学玩具而已,如今却眼看要在我辈有生之年内成为现实。就在去年,Google发布了轰动一时的“Sycamore”芯片并演示了“量子霸权”,为量子计算发展史留下浓重一笔,一时间褒贬齐飞,这个事件甚至让我有幸登上一次直播台,真真是件极有意思的事情。(参看《IBM驳斥谷歌,量子霸权 VS 量子优势,量子计算离我们还有多远?》)本文对于“量子霸权”这件事,感觉是有点“颇不以为然”的。倒不是说量子霸权这个实验演示本身有何问题,或者重要性不够,而是相比本文围绕的量子纠错这一挑战而言,有点不足为道。然而量子纠错这个词汇,却远不如量子霸权来得霸道,有冲击力,所以作者耐心地讲解了开发切实的量子纠错方案有多难,其用心可谓良苦。

几个月前我还译了《福布斯》杂志对Google量子技术核心人物Martinis的专访(参看《谷歌“量子霸权”核心人物:我为什么从谷歌辞职?》),有一个地方我印象很深:Martinis教授对他解决了量子芯片设计中的连线问题感到很自豪,但另一位理论物理学家也提出了一个连线方案,Martinis凭实验者的视角认为不可行,但Google却最终支持了那个方案,令他大为失望。我当时内心苦笑道:“连线问题的重要性,似乎只有真正做的人才有所体会。但“解决了连线问题”的话题性与“量子霸权”相比不啻霄壤。



Power by DedeCms